欢迎访问江西师大纪委 监审处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海南儋州市委原秘书长贪腐轨迹:兴办三个农场洗黑钱

发布时间:2017-03-12 浏览次数:

在海南省儋州市委原秘书长权晓辉看来,权能通神。因为有了权,也就有了钱。权晓辉2008年1月就任三亚市委常委(副厅级)兼三亚市河西区工委书记,是年12月,组织上调权晓辉任儋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副厅级)。此间,他凭借职权受贿、贪污几近疯狂。

  但因群众举报,他进入检方视野。2013年9月12日,权晓辉因涉嫌受贿罪被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

  检察机关查明,权晓辉在三亚、儋州任职期间,涉嫌受贿、贪污数额共计1577余万元。案件侦结后,2013年11月12日权晓辉被提起公诉。2014年3月26日,法院以被告人权晓辉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权晓辉上诉至海南省高级法院,2014年11月12日,该院裁定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2月12日,权晓辉被押往海口监狱职务犯罪监区服刑改造。3月中旬,笔者前往海南省检察院第二分院,听办案检察官讲述了查办权晓辉受贿、贪污案的来龙去脉。

  二十五岁闯海南

  1984年9月,权晓辉在河南司法学校读书,后进入河南省高级法院工作,1991年被提升为副科级书记员,时年24岁。第二年,他来到海南省华合实业发展公司当了一名职员,后被调到海南省委台湾工作办公室任秘书。

  一日,他独自走了出去,看到了闪烁的霓虹灯,置身于夜食城熙攘的人群中,此时,他觉得自己太寒酸,为自己没钱而叹息。正当他闷闷不乐时,梦寐以求的升官发财之机终于来了。

  1999年9月,他被提升到三亚市委组织部任副部长。2001年11月,又被提升为三亚市河西区工委书记(正处级)。那几年,权晓辉平步青云,2007年1月,权晓辉又被提拔为三亚市委常委,河西区工委书记(副厅级)。

  权晓辉上任后,他并没有辜负组织的期望,在任三亚市委常委、河西区工委书记时,曾妥善处理了最容易引发社会矛盾的城市改造拆迁问题。当时,三亚市西岛、凤凰岛、时代海岸和阳光海岸这“两岛两岸”的开发建设曾是三亚市的重点发展项目,都位于河西区。他通过多方面的细致工作,“下访”面对群众解决问题,创造了自2003年以来没有一起群体性上访事件的纪录。

  2006年6月,阳光海岸项目对原规划进行了修改,改造涉及6000多名群众的利益。由于不同意新规划,居民们进行了抗议。权晓辉闻讯后,立刻与河西区干部召开了党员和居民代表会议,对有异议的群众,权晓辉更是登门解决问题。

  权晓辉在三亚任职期间做了不少实事,他很快得到上级部门的肯定,这为他在2007年1月提升为三亚市委常委奠定了基础。

  以弟之名避风险

  他本可在海南这块热土上建功立业,可惜他大肆受贿,堕落成囚。

  2008年1月,权晓辉找来弟弟权保民,准备将他负责的三亚“天阔广场”拆迁项目交给权保民和三亚英之杰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梁纬来做,权晓辉一再强调,要先注册成立一个公司,以公司名义去做。

  后来,权保民与李梁纬面谈此事,注册成立了海南泛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利润五五分成。接着在权晓辉的协调下,新注册成立的公司与三亚天阔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拆迁合同。后来,李梁纬向权晓辉提出,拆迁服务费太低,难以分出一半利润给权保民。权晓辉让李梁纬直接找三亚天阔置业有限公司商谈。后双方又签订一份拆迁补充合同,将拆迁服务费提为980万元。

  由于该项目拆迁阻力过大,李梁纬主动提出退出这个拆迁项目。退出后,李梁纬收到了三亚天阔公司转来的拆迁服务费450万元。但他并没有将这笔款项的50%转给权保民,权晓辉便催促其弟以借款之名拿走了243万元。

  借助办节狂敛财

  2008年12月,权晓辉调任海南省儋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一职。对他来说,这次调动还是很满意的,虽是平调却也含有升迁之意。在儋州市,他负责协调安排全市重大活动,分管市委办公室、市委政策研究室、市直机关工委、保密、机要、史志、接待、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等工作。2009年3月,权晓辉又兼任市直属单位工作委员会书记。

  2010年8月,权晓辉力挺举办儋州市首届“东坡节”活动,担任执行主任,操控这一活动的具体事务性工作。

  权晓辉指示儋州市文体局与海南省歌舞团签订合作协议,由歌舞团承办首届“东坡节”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文体局出演出费1000万元。

  据案卷资料证实:权晓辉要求歌舞团编导、艺术总监彭某将1000万元演出费用中的500万元作为回扣给赞助商,凡涉及的税款由歌舞团从多余的款项中代扣。“不是文体局出钱的吗?哪来的赞助商呢?”正当彭某疑惑时,权保民出现了。他找到彭某直言不讳地说:“权秘书长让我与你联系如何取回扣款之事。”

  当海南省歌舞团收到演出费1000万元后,彭某经反复思忖后,先与广州市白云区同和新天地艺术工作室签订了一份100万元的舞美设计及舞美制作合同,其中实际发生的费用为50万元,另外50万元作为回扣款通过新天地艺术工作室转账给权保民。就这样,从2010年11月至2011年2月间,省歌舞团直接转款和通过深圳市炫彩视听设备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以虚构、虚增交易项目的方式转款到权保民指定的账户共计442.08万元。

  儋州市因“东坡节”的举办而名气大振,促进了当地的招商引资。随后,儋州市先后又举办了“海南岛欢乐节”等活动。权晓辉当然是这些活动的负责人,他让海南海上传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海口苏伦高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杰承办了赛事项目。李文杰为表示感谢,多次通过权保民向权晓辉行贿260万元。

  兴办农场洗黑钱

  据办案人员介绍,权晓辉非常狡猾,犯罪行为往往借助他人之手完成,他还通过兴办家庭农场的方式来“洗钱”。

  权晓辉利用亲属名义于2000年在三亚承包了土地,兴办了第一个农场;2002年办起了柚木基地;2012年又承包了一个基地。农场基地共计1979亩,承包期都在30年以上,每亩土地租金最低为35元。其中在三亚市红沙镇承包的230亩土地,2008年被征用获得了460万元征地补偿。

  案发后,权晓辉供述:三个农场是自己经营的,由权保民负责管理,自己收受的钱财主要流向了这三个农场。他在敛财时更是直接将农场资金周转作为堂而皇之的借口。

  2011年6月,儋州蓬莱实业有限公司投资了一个儋州蓝洋凤凰谷康帝度假酒店项目,权晓辉负责该项目的进展。7月底,权晓辉对蓬莱实业有限公司董事王明科说:“找你是想借200万元,为我三弟的农场短期周转一下。”当王明科说要向领导请示时,权晓辉说:“这么大的工程,你们何止赚200万元?这点小事还要请示……”随后便愤然离去。

  当日,王明科向董事长作了汇报,二人知道借给权晓辉200万元,肯定是有去无回。不借,就会得罪他,工程推进将难上加难。几天后,公司将200万元转入权晓辉指定账户。

  自从权晓辉当上了儋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后,无论是百万元还是十几万元他都笑纳怀中。

  2010年6月,权晓辉将他负责的儋州排浦“入海口河堤整治”项目推荐给在儋州施工的重庆祥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几天后,唐万洪在儋州新天地酒店停车场将装有10万元现金的袋子,放到权保民的车中。2011年上半年,唐万洪为了加快项目的进度,在三亚图书馆停车场将装有30万元现金的袋子给了权保民。

  就这样,权晓辉借“秘书长”“市委班子成员”的身份到处借钱,大部分款项到案发时也没偿还。

  虚开发票328张

  权晓辉不仅热衷于经营农场,他还以权保民、谢兴合、谢军阁的名义开立了6个股票账户,账户及密码全由权晓辉掌握,除此之外,他还指使司机开具虚假住宿、餐饮、礼品等发票报账,贪占公款。

  检察机关查明,2009年至2013年权晓辉利用担任中共儋州市委常委、秘书长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司机陈某,从高尔夫俱乐部、酒店、公司、商行等59家单位获取虚开发票328张,骗取公用经费共计179.82万元;对在酒店、专卖店、商场等18家单位进行非公务消费的发票50张以公务报销,骗取公款11.21万元。

  权晓辉任秘书长期间,市政府的财务监管制度形同虚设。一位儋州市政府的知情人说,接待工作“定点接待,统一结算,事前审批”“禁止领导干部职工和上级到下属单位报销个人支出”等规定,只要有一项执行到位,权晓辉就不会虚开发票贪占公款,接待费就不会随意支出。(江舟 洪记 向明)

版权所有 © 2013  江西师大纪委监审处 江西师大  赣B2-20050166号
地址:南昌市紫阳大道99号江西师大纪委监审处  邮编:330022  电话:0791-88120026 88120013
传真:0791-88120012  邮箱:jxsdjwjsc@126.com